<input id="qabzg"></input>

<video id="qabzg"></video>
      <u id="qabzg"></u>
    1. <u id="qabzg"></u>
      <u id="qabzg"></u>
      <video id="qabzg"></video>

      1. <dl id="qabzg"><blockquote id="qabzg"><track id="qabzg"></track></blockquote></dl>
        企業(yè)文化
        首頁(yè)
        >企業(yè)文化>員工園地

        致敬老班長(cháng)

        ???時(shí)間:2023-10-26?【字體:

        記得有一年回單位山西侯馬基地時(shí),在大院一棟綠樹(shù)環(huán)繞的樓房前,我遇見(jiàn)了30多年前新兵連的班長(cháng)郭友文。他說(shuō),前兩年剛辦了退休手續,現在家享清福。我發(fā)現班長(cháng)蒼老消瘦,頭發(fā)已經(jīng)全白了,心里不由得一陣陣發(fā)酸。不經(jīng)意間,那段短暫的新兵連生活像張發(fā)黃的老照片一樣又出現在我的眼前。

        那是1981年的隆冬季節,在西北邊疆一個(gè)平平常常的新兵訓練場(chǎng)上,一位濃眉大眼的東北老兵,每天都在操場(chǎng)上喊著(zhù)口令,帶著(zhù)新兵訓練。那時(shí)候,新兵連的生活枯燥單調,可謂白天兵看兵,晚上看星星。軍營(yíng)又地處戈壁灘,荒無(wú)人煙,大家除了緊張的訓練、背誦軍事條例外,就是想家,盼望家里來(lái)信。

        那時(shí)候,班長(cháng)當兵已經(jīng)3年多了,他給我們講和家鄉的一位姑娘談戀愛(ài)。有一次,那位姑娘又給班長(cháng)來(lái)信了,他喜滋滋地將信看完后隨手放在枕邊就出去了。我們幾個(gè)新兵經(jīng)不住誘惑,愣頭愣腦的紛紛圍擠在班長(cháng)床邊。前面的戰友輕輕拿起信,我們頭挨頭湊在一起好奇地看了起來(lái),信中那甜蜜的話(huà)語(yǔ)以及被淚水模糊了的雋秀字體令人耳熱心跳。大家似乎忘記了周?chē)囊磺?,宿舍里靜極了。正當我們忘乎所以地繼續看信時(shí),宿舍的門(mén)被推開(kāi)了,大家抬頭一看,一下子緊張得站了起來(lái)。只見(jiàn)班長(cháng)的笑容凝固在臉上,他一把奪過(guò)信,臉上紅一陣白一陣,真的生氣了。一位新兵急忙解釋說(shuō):“班長(cháng),我就是好奇,想看看信上到底寫(xiě)了些啥……”班長(cháng)一聲不吭,啥話(huà)也沒(méi)說(shuō),令在場(chǎng)的人手足無(wú)措,一個(gè)個(gè)恨不得找個(gè)地縫鉆進(jìn)去。過(guò)了一會(huì )兒,班長(cháng)的臉上又露出了笑容。他走過(guò)來(lái)在我們的肩膀上拍了拍說(shuō):“對不起,剛才我對你們的態(tài)度不好?!彼又?zhù)說(shuō):“你們剛剛走向社會(huì ),有些事情還不太懂,對剛才的舉動(dòng)我不會(huì )怪你們的。但有一點(diǎn)請你們記住,別人的東西不能隨便亂翻,尤其是信件、日記之類(lèi)的東西屬于個(gè)人隱私,更不能隨意翻看?!卑嚅L(cháng)的一席話(huà)使我一下子明白了許多。

        在新兵連,繁重的訓練任務(wù)壓得大家喘不過(guò)氣來(lái),班長(cháng)每天都準時(shí)出現在操場(chǎng)上。在學(xué)習每一個(gè)新科目前,他都要先做示范和分解動(dòng)作,比如“臥倒”,他會(huì )毫不含糊地爬在凹凸不平的砂石地上,口里還要講動(dòng)作要領(lǐng),還有持槍、肩槍等等,其辛苦程度由此可見(jiàn)一斑。

        3個(gè)月的時(shí)間說(shuō)慢也快,新兵訓練終于結束了。離別新兵連的最后一個(gè)晚上,班長(cháng)買(mǎi)了瓜子、糖塊,和新兵們圍坐在一起,給我們傳授分到老連隊以后的經(jīng)驗。他說(shuō)得很仔細,怕遺漏了什么重點(diǎn),儼然一位飽經(jīng)風(fēng)霜的兄長(cháng),把自己的經(jīng)驗毫不保留地娓娓道來(lái),一直到很晚才結束。第二天,連隊大喇叭里早早地播放《駝鈴》等送別歌曲,大家與班長(cháng)緊緊握手,互道珍重,臨上車(chē)前許多戰友滿(mǎn)含熱淚,班長(cháng)也曾幾度哽咽。戰友們在依依不舍地在“再見(jiàn)”聲中,離開(kāi)了新兵連,踏上了新的人生征程。

        回想起那時(shí)候,班長(cháng)是很負責任的,從日常訓練、個(gè)人軍容風(fēng)紀、內務(wù)衛生都要求嚴格,動(dòng)不動(dòng)就會(huì )來(lái)一句帶點(diǎn)普通話(huà)的家鄉話(huà),一開(kāi)始還有點(diǎn)搞不懂。只可惜當時(shí)總以為班長(cháng)太認真、嚴厲,甚至對他的一些做法不太理解。直到多年以后,回想起新兵連的生活,想起班長(cháng)的種種好處來(lái),才覺(jué)得他的可敬,才有意無(wú)意地打聽(tīng)他的情況。

        那次和班長(cháng)的意外重逢,我終于知道了他的許多往事來(lái)。班長(cháng)說(shuō),幾十年來(lái)一直在工地上奔波,有時(shí)候工期緊回不了家,家屬孩子就到工地上來(lái),一家人在一起過(guò)個(gè)節……從班長(cháng)那布滿(mǎn)皺紋的臉上,我仿佛看到了他經(jīng)受的磨礪。人生不容易,歲月的風(fēng)霜讓當年的那個(gè)翩翩少年變成了如今這般模樣,我知道他是有意避開(kāi)那些傷感的話(huà)題。

        其實(shí),為了企業(yè)的興旺,我們這幫老鐵撇下老婆孩子,過(guò)著(zhù)流動(dòng)、艱苦、分居的筑路生活。在外人看來(lái)走南闖北,年年在外面精彩的世界里打拼??此骑L(fēng)光的職業(yè),其實(shí)是一地雞毛,每個(gè)人內心的酸楚只有自己知道,獻了青春獻終身,獻了終身獻子孫。但反過(guò)來(lái)看,通過(guò)幾代人的繼續奮斗,我們的企業(yè)發(fā)展了、強盛了,這應該是最值得高興地事情。

        如今,我的老班長(cháng)們都已離開(kāi)了這支浩浩蕩蕩的隊伍,有的回到了久違的故鄉生活,有的還在基地紅色兵站為群眾服務(wù),但不管到哪里,他們風(fēng)采依舊、軍魂飄香。

        仰望老班長(cháng),我覺(jué)得他們挺拔的身影是一座大山,更是一棵大樹(shù)。任你狂風(fēng)呼,綠葉中留下多少故事,有樂(lè )也有苦,歡樂(lè )你不笑,痛苦你不哭,撒給大地多少綠蔭……

        (中鐵十五局津濰項目部 姚占堂)

         


        企業(yè)簡(jiǎn)介
        中鐵十五局集團有限公司前身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鐵道兵第五、六師合編后的第五師,1984年1月奉國務(wù)院、中央軍委命令集體轉業(yè)并...[詳細]
        聯(lián)系我們

        官方微信

        官方微博

        Produced By 大漢網(wǎng)絡(luò ) 大漢版通發(fā)布系統 h视频观看,国际一区二区,幻星辰免费在线观看网站,激情另类小说区图片区视频区
        <input id="qabzg"></input>

        <video id="qabzg"></video>
            <u id="qabzg"></u>
          1. <u id="qabzg"></u>
            <u id="qabzg"></u>
            <video id="qabzg"></video>

            1. <dl id="qabzg"><blockquote id="qabzg"><track id="qabzg"></track></blockquote></dl>